Practice

Practice

2018年7月17日 星期二

把握颱風前夕絕佳機會 -- Palomar 11, NGC 6207

這次上山順便帶女兒上去看美麗的夏銀河, 除了大 DOB 自己用外, 另外準備一組輕便、視野超廣的 CFF 92 小折給她自己練習找目標, 怕她迷路還改用松本正像當天頂鏡用. 經過鳶峰時一整片霧茫茫, 考慮幾分鐘後, 決定爬高一點到久違的昆陽好了.

唉, 完全錯誤的決定... 昆陽入夜後整片天只有一顆木星, 還好大紅斑剛好現身, 31 公分鏡看當然清楚, 小孩加減看不會太無聊. 7 點半之後雲逐漸降下山, 我也開始找這次上山設定的兩個主要目標之一的 "西佛六重奏" 星系團 NGC 6207. 然後... 就開始起風了, 濕度高加上陣陣風吹, 居然覺得冷了, 風大時連穿上衣服的 DOB 也被吹得搖搖晃晃, 目標在正天頂, 正是經緯台式架台的大盲點... 超難微調. 又冷、目標又難找、風大很煩... 心浮氣躁根本無法好好觀測, 就這樣掙扎了半個多小時決定收工, 宣告失敗, 還好銀河還有平常一半的水準, 小孩至少不會完全空手而回.

下到鳶峰... 風平浪靜一片晴朗, 仿若另外一個世界. 不過再架一次 DOB、調光軸... 我可不幹, 想一想也只有那隻小折不麻煩, 高山滿天星, 搞不好撈得到第二個目標的那個球狀星團?



這是當時鳶峰的銀河, 曝個 15 秒就這副模樣, 這才叫銀河嘛!!





Palomar 11 號球狀星團跟 行星狀星團的那個 Abell 目錄一樣, 都是 1950 年代帕洛瑪天文台的第一次巡天計畫中在相片裏面被認出來的目標. 其中 6、7、9、11 離我們不遠, 大小也算正常, 不過都因為看過去的角度太低, 正巧被銀河的塵埃遮蔽, 因此觀測的難度大增.




Palomar 11 的外觀分類如果是常用的 Shapley-Sawyer 分類的話是 Class IX, 可以預期看起來會很稀疏.


Palomar 11 (CFF 92; 6mm Ethos + 2X Barlow for 184X)

9 公分鏡 184X 在山上看到 13.5 等星沒問題, 但還是不夠, 雖然因為電子星圖精準, 可以很確認目標該出現的位置, 不過看起來完全沒有球狀星團該有的模樣, 甚至連疏散星團都不像.



回家後隔天, 氣象報告說颱風加速直撲北台灣, 當晚夜空卻異常的清朗, 是曾經歷過類似的氣候狀況啦, 不過可能一兩年才碰得到一次, 才傍晚我就把剛收好的大 DOB 重新架在屋頂等天黑. 到午夜, 透明度好到連銀河中心大黑馬暗星雲拖著的兩隻腳都能目視的程度. 就在這絕佳的觀測條件下重新畫了 Palomar 11:


Palomar 11 (Teeter 12.5" Journey; 6mm~4.7mm Ethos for 240X ~ 304X)


這才是球狀星團嘛! 口徑大倍率就可以一直拉, 整個星團看起來不圓, 有點南北向拉長的樣子, 星點稀稀疏疏.


然後就是在昆陽失敗的西佛六重奏, 不過說實話本來並不抱希望能看到, 但是 SQM 量好幾次都有到 19.8X, 心想也許有機會可以瞄到一個, 不然當純練習也不錯.


NGC 6027, A, B, in Seyfert's Sextet (Teeter 12.5" Journey; 4.7mm/6mm Ethos + 2X barlow for 304X~477X)


結果 300X 左右居然 "直視" 就看見一小團雲氣; 這組目標花了不少時間在辨識, 倍率再往上拉, 本來看見的那團小雲氣右側還有一團分得出, 然後兩者之上方較靠左側那團附近也有一團更淡的雲氣. 不過, 誰是誰啊?





早在 1882 年就有人發現 NGC 6027 了, 不過要等到 70 年後 1951 年美國天文學家 卡爾.基南.西佛 (Carl Keenan Seyfert) 使用范德堡大學巴納德天文台的相片才發現原來這是組星系團. 六個成員裏, 其中一個是位在背景的星系, 還有一個是其中一個的延伸, 除了背景那個以外, 其它幾個距離我們約 1.9 億光年遠, 其實並沒有我已經上山觀測成功好幾次的史帝芬五重奏 3.5 億光年的那幾個來得遠.

編號很容易弄混, 我比對過好幾種說法... 其中最容易看見的, 也就是這次我第一眼看見的是本尊 NGC 6027, 有人把它編成 NGC 6027 E, 為什麼用大寫 "E" 呢? 用上圖說明的話, 它的右方就是前面提到 "延伸出去" 的一塊是 NGC 6027 e, 小寫 "e". 因此它們都是 "E 或 e" 家族. 不過比較多人直接叫本尊 NGC 6027, 而 "延伸出去" 的那塊才是 NGC 6027E.

本尊相對好認, 而 NGC 6027A 應該是第二好認, 不過那些星系觀測老手挑戰的可是 NGC 6027A 的中央暗帶呢! 靠近本尊 NGC 6027 的 NGC 6027B 算是第三好認的, 這三個的難度應該不會超過史蒂芬五重奏.

正正面對我們的螺旋星系 NGC 6027D 就是前面提到的背景星系, 離我們可遠了, 大概超過 8.77 億年遠, 這應該也算是極限挑戰, 或者至少是 70, 80 公分起跳主鏡的世界了, 六重奏集團兩側的翅膀 NGC 6027C 與本尊 "延伸出去" 的那塊 NGC 6027E 也是, 下次上山我再來試試看, 到底有多令人絕望啊?

由於 A、B、C、D、E... 太多說法了, 用 HCG 的編號說不定比較統一, 編號為 HCG 79 的西佛六重奏, 79a 是 6027A; 79b 是 6027 本尊; 79c 是 6027B; 79d 是 6027C; 79e 是 6027D; 而 HCG 並沒有 79f 或 6027E 的編號.


編號編得亂七八糟, 頭昏嗎? 架起自己最大隻的鏡子試試看可以找到幾個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