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actice

Practice

2019年5月17日 星期五

10 公分松本式雙望遠鏡與今年的木星首遇

自從用過松本式對角鏡這個產品之後,組裝高品質的雙筒望遠鏡就不再只是個遙不可及的夢想而已了;不過對於跟我一樣 DIY 功力平庸,或經驗缺缺的同好來說,還是有不少困難之處;比如說如何讓兩支鏡筒能夠盡量平行準直? 光路太長對不到焦怎麼辦? 如何調整眼幅? ...... 之前我都找現成的,可以架兩支鏡筒的多功能架台來用,架台本身要能上下左右微調鏡筒方向位置以達到準直,還能靠鏡筒的移動來調整眼幅,市面上找到現成的最佳產品應該就是 AOKSwiss 的 BB 系列雙筒平台,這個平台還有一個優點是可以 "通用",在它的最大規格限制下可以放各式各樣的鏡筒。


BB-130 for Borg 71FL Bino; BB-160 for Takahashi FC-100DF Bino

BB-130 for Borg 55FL Bino


BB-130 for Takahashi FOA-60 Bino



組小隻的還好,但組完 10 公分的就有點嫌組裝整體 "不夠穩"...... 其實哪會不穩? 根本就很穩,完全是心理作用,總覺得要像 Kowa Highlander 那種把鏡筒都框起來、包起來甩來甩去也不怕有東西鬆掉的形式最好。心裡這塊疙瘩一直黏著的話就要好好考慮把雙筒鏡框作成固定式的最穩,不過固定式的加工精度一定得好,不然鏡筒無法準直一切都完了;然後,採用固定式鏡筒框,調眼幅的機制只能作在松本對角鏡上,這樣一來會衍伸出光路不夠的問題,一般松本對角鏡的光路長跟一般市面上的天頂鏡差不多,但加了一截眼幅調整機制很可能會超過望遠鏡的 back focus,尤其是短焦鏡。沒想到這些問題在因緣際會下完美解決了...


怎麼因緣際會呢?有次跟景德光學的 William 兄聊到雙望遠鏡,沒想到他也很有興趣,工廠哪有只做一隻的?最少也要先作個 10 組看看。鏡框的問題好解決,機械加工正是他們的強項,自家鏡筒的修改當然也沒問題,只要規格開得出來就好;我建議先從 4" 鏡作起 (我還是認為能一手上架的組合才實用 ^^")。接下來當然就要找松本先生討論一下啦,鏡框的概念圖網路隨便找都有,但實際規格可要算準才行;松本先生見多識廣,聽完需求後馬上就把規格畫給我,主要是與對焦有關的 back focus,以及跟調眼幅距有關的兩支鏡筒間距。

雖然我不是設計者 (推脫責任 ^^") -- 只有傳傳話而已 -- 不過 10 組鏡框作下去也是成本,而且根本無法回頭;鏡筒也是,20 支 APO 鏡筒耶... 萬一雙筒作失敗了,切短了之後的單筒要怎麼賣啊? 所以我整個過程一直到拿到實品測試完都忐忑不安。中間卡了個過年,景德的折射鏡全世界賣得嚇嚇叫,交貨都交不出了,還插隊弄這 20 隻特製鏡筒;松本先生那邊也差不了多少,大師要求完美,每組都是他自己手工親作,一組還好,10 組的話可有得等;William 同樣也是要求完美的個性,所以大家都寧願等,慢工出細活,而且不管成本多高也堅持要用松本系統。


等到這個月初 William 兄從美國回來通知我第一組特製鏡筒跟鏡框到了,哇~ 趕快把它拿回家組裝起來對焦對眼幅,就怕有什麼閃失...... 還好還好,一切如同松本先生計算的規格,所以... 我拿到 #1 號啦!!


WO ZS-103 Matsumoto Binoscope #001


我還有個特權 -- 可以挑顏色,這沒很困擾,比挑 MINI 的車色容易決定多了 ^^",我選了 WO 天鵝 Logo 的經典紅。


WO ZS-103 Matsumoto Binoscope with classic WO Red 


景德的機械加工品質真的沒話說:


WO ZS-103 Matsumoto Binoscope high quality machining 

我還是第一次使用有調整眼幅機制的大松本對角鏡呢:

WO ZS-103 Matsumoto Binoscope with EMS-UL/small IPD adjuster

WO ZS-103 Matsumoto Binoscope with EMS-UL/small IPD adjuster


William 做這組用料實在,根本沒在省的,看他底板用多大一塊?哈哈 ~~




作雙筒也不忘攝影,兩支鏡筒都還附了景德自己專利的雷射魚骨板鏡頭蓋,William 兄說拆下松本接相機,兩台可以雙槍作業提高補捉光子的效率 ---- 這個可能是我們這些愛組雙筒的人從來沒想過的應用吧? ^^"



WO ZS-103 Matsumoto Binoscope with patterned bahtinov mask cover


架起來看看:


WO ZS-103 Matsumoto Binoscope on Panther TTS-160 mount

WO ZS-103 Matsumoto Binoscope on Panther TTS-160 mount

紅色配上藍天白雲真是美!


晚上呢?

WO ZS-103 Matsumoto Binoscope on Panther TTS-160 mount

WO ZS-103 Matsumoto Binoscope on Panther TTS-160 mount


梅雨季沒下雨就不錯了,滿天雲... 還好隔天就晴了一夜給我開光:


WO ZS-103 Matsumoto Binoscope and Scopion

WO ZS-103 Matsumoto Binoscope and Scopion、Jupiter


開光的第一個目標當然要找個難的,又要應景... 春天,那就挑戰馬卡良鍊看看:

Markarian's Chain (WO ZS-103 Matsumoto Binoscope; 12.5mm Docter, 7.5mm/5mm Takahashi LE for 57X ~ 140X)

因為前幾天才用 TSA-120 畫過馬卡良鍊,所以現在用這組 10 公分雙望遠鏡看還有印象可以稍微比較一下性能。前晚雲蓋掉前看了 20 分鐘左右,當時我還打電話跟星夜兄說: 10 公分雙筒真是太猛了,不要說 12 公分鏡,性能可能直追 13~14 公分鏡;不過仔細畫完馬卡良鍊的幾個主角成員之後還是要持平而論... TSA-120 很強,坦白說看這條鍊是有比 10 公分雙望遠鏡厲害一些,比如說夾在中間那組 "眼星系" 裡比較小那個 NGC 4435 用 TSA-120 就明顯比10 公分雙望遠鏡看來得清楚。不過 10 公分雙望遠鏡看得舒服的程度遠遠超過單眼,"舒服" 很重要,能放鬆看久自然可以看更深更多,如果單一 10 公分鏡,在這麼爛的觀測條件下不可能在平地屋頂追完整條馬卡梁鍊成員的,但放鬆以兩眼細細觀察,一個一個小星系慢慢出現... 再說我也沒試過雙筒最擅長的星團,天況條件不同之下其實下結論並不公平。


因為搞很晚了,木星爬得比較高,這是今年第一次認真看木星,也畫了圖:


Oval BA (WO ZS-103 Matsumoto Binoscope; 5mm LE, 2.4mm Vixen HR for 142X, 296X)


木星每年看都有些不同,今年看還是 NEB 顏色最深,幾道 festoon 都看得到,296X (Vixen HR 2.4mm) 包括festoon 飄的方向也認得出,快 300X 了畫面都沒破喔,所以 ZS-103 還頗夠水準。另外 STB 顏色今年看起來也較深,我看了很久,有塊淺色的橢圓在 STB 上方偏後面 (Following side),應該就是 Oval BA? 後來我是看當時 Skysafari 上木星的 CM... 應該是赤道中央的 CM II? 對照其它同好相同 CM 時拍的相片比較。



這就是 ZS-103 松本式雙望遠鏡簡單的開光記啦,整組系統固若磐石,完全不會出現鬆垮垮的擔心;雖然調眼幅很容易調成左右眼點一高一低,後來注意到這個情況之後就會左右同時調,不過也還好啦,因為就算一高一低對觀測也沒什麼影響,而且如果都自己用的話,一旦調好眼幅也很少再去動它,所以用過一個晚上就適應了。接下來就等好天氣帶上山啦,夏天到了,正是看一些經典星雲以及銀河的大好時機!!



2019年5月10日 星期五

超鬆散的球狀星團 NGC 5466 與平地屋頂 12 公分鏡下的馬卡良鍊

梅雨天,雨一直下一直下... 今年春天北部還不曾出現什麼像樣的好天氣可以找新目標,架望遠鏡的次數大不如前,只有零零星星幾次勉強可看的機會;加減看加減記,免得忘光光。


春天雖說是星系的季節,不過也有幾個不錯的星團目標 -- 比如說 M53,如果嫌 M53 太簡單,想要找挑戰性高一點的可以試試旁邊同樣是球狀星團的 NGC 5053;M3 也是一個美麗又好找的目標,但如果 M3 也看膩的話,旁邊一樣有個挑戰性高的球狀星團 NGC 5466。找一下筆記,我第一次看 NGC 5466 已經是 6 年前了,當時應該沒看到,不然就是出現幻覺,後來比較可靠的一次是 3 年前:




當時正在拼 RASC 的 Finest NGC 目錄,主力就是這隻 Mewlon-210;隨著目標越看越難,開始嫌它太小隻,於是賣掉改用 31 公分的 DOB;大 DOB 用久了又開始嫌沒追蹤很麻煩... 然後又回頭想折返鏡 (因為才好上追蹤架台)... 總之望遠鏡有一好就沒兩好,天下沒有不吃草馬又好的事啦。

3 年前那晚 SQM 19.34,透明度 2/5,以我嚴格的標準,Transparency 能到 2 一定是相當不錯的情況,結果 200X 以下什麼都看不到,好不容易把倍率拉上去才拆出幾顆星點,當時判斷那些星點的亮度大約是 13 等左右,差不多是我平地屋頂的極限了,這次用 12 公分鏡有機會嗎?


NGC 5466 (TSA-120; 5mm XW for 180X)


有,說看不到是太扯了,糊糊的雲氣一定可以察覺到,但完全看不出有什麼比較密集的 "核心" 之類的特徵,南北兩端各有兩三顆星點比較容易拆出,對照 3 年前的相片也是;雲氣凹凹凸凸邊緣不規則,我看不出哪個方向比較長? 哪邊比較短? 查到的資料是說東西向比較長;星團南側我畫了三顆星,三顆連起來的長度 7' 22",書上說星團目視的大小是 6' ~ 7',對照一下素描... 還蠻準的呀,不過如果不是事先查過資料,真的認得出這是球狀星團?


NGC 5466 雖然目視起來毫不起眼,不過很特別;首先它是我曾看過的球狀星團裏分類上最稀疏的一個,Class XII;對照旁邊外觀分類為 Class VI 的 M3 好了,M3 核心明顯,星點集中,而 NGC 5466 看起來就像不小心打翻的味增湯參雜一些屑屑的模樣;NGC 5466 的年紀比較輕,大概是 120 ~ 130 億歲,M3 比較新的資料說是 260 億歲;M3 的質量大約有 245,000 個太陽這麼重,而稀疏的 NGC 5466 大約只有 M3 的五分之一,50,000 個太陽重而已。

從 NGC 5466 緩慢的中心移動方向回推 1 億年的軌跡,科學家發現它在 5 千萬年前左右 "穿過" 銀河盤面,而且它只是一個 "乘客",實際上碰撞銀河系的可能是某個小衛星星系,這名乘客因此被我們的銀河系 "捕獲"... 好吧! 我又要偷懶貼書上的相片了,書是我最喜歡參考的 Annals of the Deep Sky 系列 (Willmann Bell, Inc. 出版,作者是 Jeff Kanipe 與 Dennis Webb):


from book: Annals of the Deep Sky II -- Willmann Bell, Inc. (Jeff Kanipe & Dennis Webb)


左邊那張圖可以看出原來帶著 NGC 5466 的母體星系穿過銀河盤面的軌道相當 "橢",而被捕獲的 NGC 5466 行進路線前與後都被拉出長條的潮汐尾,右邊那張等化漕線圖可以清楚看出星團被拉長的模樣,漕線是目前星團星點的密度,往右上方那個箭頭方向是目前星團移動方向,底下灰灰一塊塊的是背景星系的密度,比較大的黑色點點是星團裏屬於藍色水平分支的星星。這應該不是模型而是實際測量的結果吧?



天況這麼差還看得到 NGC 5466,是自己觀測能力進步還是這支 12 公分鏡真的夠力? 再來看看馬卡良鍊好了。多年前 "馬卡良鍊" 對我而言還是遙不可及,只屬於攝影作品才會出現的畫面,不過自從拿 14 公分鏡在屋頂看完整條之後信心大增:




一眨眼也是 4 年前了,時間過得真快! 找這條鍊,我自己都是從 M84 與 M86 出發,因為這兩個星系就算在平地屋頂也還算明顯得能當作出發站。

馬卡良先生是第一位發現這條位於處女座星系團核心部分的星系串裏至少有 7 個成員移動方向一致的人,其它同在這條線上的星系則是或遠或近疊在一塊。那麼我們通常說的馬卡良鍊, 除了 M84、M86 兩個最明顯的成員外還有哪些呢? SEDS 上寫的有: NGC 4477、NGC 4473、NGC 4461、NGC 4458、NGC 4438、NGC 4435;大鏡子可以看到更多:





這是去年用大 DOB 看的,M84 與 M86 附近除了跟他們兩個合起來被稱為 "the face" 的 NGC 4388 外,還有小小的 NGC 4387 與 NGC 4402;


那天況普普下 12 公分看得到嗎?


Markarian's Chain (TSA-120; 20mmXW+2X Barlow for 90X)



M84 與 M86 當然沒問題,不過其它的小東西就沒機會了;一路往東慢慢看過去 (剛剛才發現我的素描居然標錯方向? 趕快改,真不好意思...) 有顆 9.4 等亮的星星很重要,走到這顆星之前會先看到別名 "眼睛星系" (eye galaxies) 的 NGC 4438 與 NGC 4435,NGC 4438 比較明顯也看得出拉長的方向,不過小小圓圓的 NGC 4435 就沒那麼容易了,12 公分鏡我換到 180X (5mm XW) 才勉強看到。NGC 4438 與 NGC 4435 彼此互有引力牽引,因此也有一組 Arp 編號 (Arp 120),更誇張的是大怪物 M87 還有引力牽引到這對眼睛呢!


過了剛剛那顆當中繼站的 9.4 等亮星星之後,一顆 11 等亮星兩邊各有一個小小的星系,左邊 (北) 的是 NGC 4458,右邊 (南) 的是 NGC 4461,這兩個雖然暗,但認過前面的眼睛星系之後相信自己的眼睛也充分適黑了,所以我是覺得沒什麼困難就能找到;不過這兩個很小顆,的確蠻容易忽略掉。

繼續往上 (東) 追的另兩個 NGC 4473,NGC 4477 都比前面這兩對容易許多,如果還要繼續追的話,這邊星系之多可能是無窮無盡,也不用睡覺了...... 還好,畫到這裡之後沒多久雲就開始湧上,東西收一收趕快上床吧。



2019年5月1日 星期三

小雙筒看星星顏色,大雙筒拆雙星

最近跟天文知識淵博的柏賢兄聊了幾次他 "手持雙筒" 的觀星體驗,一開始我還很困惑,他懂這麼多,豈會滿足於區區 4~5 公分頂多 10 幾倍的觀測內容? 既然要看,不是就要看得深、更深、再深嗎?但不只柏賢,其實之前也聽過其它資深同好提過類似經驗。好吧好吧,也許 "觀星" 行為正是反應個人生活態度的方式之一,有人很悠閒也有人很緊張,我可能就是很緊張那種了,難怪每次看完也沒感覺什麼壓力釋放,反而滿腦子這個沒看到、那個沒看清楚的遺憾,只想趕快再看一次,而且要到更黑的地方拿更大隻鏡子才甘願;真是辛苦,應該再拿出那隻閒置好久的 10X 42mm小雙筒體驗體驗,或許我也可以找到輕鬆愜意的生活方式。

結果...... 學人家躺在地上手持看還不到 2 分鐘就受不了,既無法輕鬆也無法愜意,還是忍不住爬起來上腳架!!




手持哪看得到什麼啊? 而且我也沒辦法漫無目標的 "瀏覽星空",只覺得時間一分一秒滴滴答答就這樣毫無所獲的白白耗掉好可惜,果然自己的悟性跟修養都很差。



腦海裡盤算一下有什麼目標適合小雙筒?正好這期雜誌 Sue French 的專欄介紹 "星星",極紅與極藍的,小雙筒應該搞得定。




關於星星的顏色,很簡略來說... 可以透過 B (blue 藍色) 濾鏡量測出的星等亮度減去 V (visual 通常是黃綠色) 濾鏡量出的星等亮度值來判定,一般叫 (B-V) Color Index,正值越大看起來就越紅,大可以大到 +5.8;反之,值越小或負值越大看起來就越藍,這些數字在大家習慣使用的電子星圖 SkySafari 上都查得到。

看起來很紅的星星大多是紅巨星、碳星,這些走到演化末期的恆星表面溫度都已降得很低,大氣裏充滿碳元素,碳元素吸光了藍光,所以看起來都紅紅的,如果常有在看星星,一定看過這種紅紅或橘橘,鮮豔欲滴的漂亮星星。

照著 Sue 專欄的推薦,我找了幾個適合春天觀賞的紅色星。雲飄來飄去,天開哪邊就看哪邊,首先是北天已偏西的北斗七星勺口上方的天龍座 RY 變星 (RY Draconis),color index: +3.24,亮度變化 +5.9 ~ +8,週期 277 天,剛好夾在兩顆 +5.2 與 +5.4 的星星中間,可以拿來比較亮度跟顏色,+3.24 到底紅不紅?實際看起來的確明顯帶點橘的紅色。

第二個找的是處女座 SS 變星 (SS Virginis),color index: +4.19,亮度變化 +6 ~ +9.6,週期 366 天;這顆離我春天最愛雙星之一的 porrima 不遠,因為這顆星的亮度在三月中已過最高點,所以之後每一天都會越來越暗;color index: +4.19 看起來比前一顆紅上許多。

第三個找的是長蛇座的 V 變雙星 (V Hydrae),+8.2 與 +11.6 分開 45";不過附近天域霧濛濛的不知道該怎麼找?遠一點勉強看得到一兩顆烏鴉座主星,也只能從那邊出發,還好是小雙筒視野夠大;V Hydrae 的 color index: +5.5 快接近最大的 +5.8,不過 Skysafari 上的資料只有 +4.15,差蠻多的 ~ 到底誰對? 實際上跟前一顆 color index +4.19 的 SS Virginis 比起來覺得有更紅一些,所以雜誌上的資料可能對,不過南天雲多,10X 42mm 也太小,當時看 +8 等星有點暗,也許因此影響到顏色判斷。這顆 V Hydrae 有兩個脈動週期 -- 很慚愧,因為從來沒仔細讀過變星相關的資料,不知道有沒有理解錯誤?-- 一個是 17 個 "月",星等可以差到 2 等;另一個週期長達 17 "年",星等可以差到 3.5 等,因此總合來說 V Hydrae 的亮度變化可以從 +6.0 到 +12.3,V Hydrae 旁邊有顆 +8 等亮的一般紅巨星 (HIP 53050),正好拿來當比較,不管比顏色或比亮度都很剛好。


專欄裡還有介紹一顆超紅的碳星 T Lyrae,color index: +5.5,理論上也會超紅,亮度變化 +7.5 ~ +9.2,同樣適合用小雙筒觀察;可惜東邊的雲一直散不掉,改天再來體驗啦!


紅色好認,光譜另一端的藍色就不是那麼一回事了;主要因為 B-V 計算下,就算是理論值的極限,負最多也只有 -0.46,一般來說肉眼看起來白色的星星 color index 是 +0.2,所以就算是 -0.46 的星星看起來也頂多白色帶點小藍而已。主序星 (main-sequence stars) -- 或也叫做矮星 (dwarf stars) -- 在 MKK 光譜分類系統以 "V" 表示,其可視極限最藍的光譜分類是 O9V,溫度再熱就是肉眼看不到的紫外線了,因此 "看" 起來也不會更藍;很熱的次矮星 sdO 或 sdB 會更藍一些些,不過他們的亮度低,大概比相同光譜的矮星暗個 1.5~2 等,所以也較不引人注意。

我對目視的堅定信仰就是: "沒看過都不算,自己看過才準",到底藍不藍?看過再說!

可惜雲越來越多,除了東南邊的角宿一 (spica) 閃亮亮外其它幾個目標都沒機會。角宿一是組雙星,分別是 B1V 與 B4V,綜合的 color index  -0.24,不過因為它實在太亮了,小雙筒還比大鏡子容易看出顏色;回想起來雖然看過好幾年星星了,還真不曾仔細看這顆春天的代表星呢,仔細看果然帶著藍色調,一種高貴光澤的藍白色。

隔天還是多雲,同樣只能等雲縫,不過雜誌介紹的幾顆藍色星都較暗,所以架大隻的 Kowa Highlander 出來;HIP 40047 只有 9.6 等亮,算是少數亮的次矮星 sdO,color index -0.3 (Skysafari: -0.36),看起來應該比 color index -0.24 的角宿一藍;天況不好,我從北極星出發尋星,HIP 40047 因為比角宿一暗很多,所以看起來藍得平均,不曉得是不是因此才覺得它藍?旁邊有兩三顆橘色星星,盯著看一會兒再移過來看起來又更藍了。




藍星還有小獅座裡的 HIP 52849 是 7 等亮的主序星 O9V,color index -0.23,這顆我覺得還蠻藍的,可能因為亮,所以看起來也是白藍白藍的很耀眼;另外獅子座的 HIP 55051, 7.4 等亮,color index -0.21,目鏡視野裏看到三顆星排成一條弧線,中間那顆 4.5 等橘色的獅子座 phi 星最明顯,右邊的藍星對比起來就變成暗藍色,也算藍啦;至於蛇夫座裡的 HIP 81145, 8.9 等亮的次矮星 sdB,color index -0.28... 沒看到。沒關係,反正通則是滿月天就開,看這種不用大鏡子也不用架赤道儀,機會很多到時再慢慢比較一下到底有多藍?



春天有許多漂亮的雙星,其中我每年看,看到都感情深厚的有處女座 Porrima 與牧夫的 Izar,前者亮度、顏色相近;後者一藍一橘,一大一小,一亮一暗對比得超美。這兩組雙星拆起來都有點難度,前幾年 Porrima 分開不到 2 arcsec,加上當時也沒什麼經驗,因此還常拿它來測試望遠鏡的品質,沒想到幾年後變這麼簡單。回顧一下......


2013 就有紀錄開始拆 porrima,不過直到 2016 才畫圖,都已經分到 2.5 arcsec 了,10 公分鏡拆得很輕鬆:





隔兩年 2018 分開 2.7 arcsec,已經可以用 6 公分小鏡拆了:






今年 2019 雙筒拆,而且可以完全分開:


Porrima (Kowa Highlander, 94X 82mm -- 4.8mm Nagler)


除了分開的距離一年比一年變大以外,雙星的相對位置也在改變,幾年前 PA 3~4 度,現在 PA 358~359 度,雖然我觀察時沒很精確在畫方向線,不過從 3~4 度轉到 358~359 度,剛好越過正北那條線,檢視畫過的素描會發現伴星從主星東邊慢慢轉向西邊,目視起來還頗有感的呢...... 我知道這很難形容,但如果你也是每年有在看、作紀錄的話會發現真的很有趣!


Izar 就沒什麼變化了


2016 用 10 公分拆的:





2018 用 9 公分鏡拆:





今年 2019 嘗試用雙筒拆,雙筒單筒不是問題,關鍵是倍率,Kowa Highlander 我最多只能做到 94X:

Izar (Kowa Highlander, 94X 82mm -- 4.8mm Nagler)


差點拆不開,黏在一起,還好一藍一橘顏色好認,所以還不至於認錯。有機會再弄一組倍率更高的目鏡給 Kowa Highlander 用嗎?還是直接用松本式雙望遠鏡就好?







2019年4月15日 星期一

M64 與 NGC 4631 的高倍觀察; 獅子座的兩個星系團 HCG 44 與 Abell 1367

翻一下紀錄,目前為止總共 "畫" 過的 482 個目標裏星系就有 181 個,好多。別以為大部分看起來小小的星系沒什麼看頭, 其實仔細觀察也能找到許多有趣的細節,不過這當然就很需要作高倍啦,而倍率要 "有效的" 拉高,鏡子就不能太小支,加上星系季節的春天總是霧濛濛,上山機率也低,因此許多很有特色的星系目標都只是走馬看花,真是可惜!


這次上山上半場看完黃道光、拆完小狼、也畫過兩個 Abell 行星狀星雲後稍作休息,接下來就是春天的正事了 -- 星系;當季的目標才順眼,比如現在春天看到 M31、史蒂芬五重奏... 之類的 PO 文,不知為什麼總會覺得怪怪的,^^"~ 先來找別名 "黑眼星系" 的 M64,到底這個 "黑眼" 看起來是怎麼黑的?


Messier 64 (Teeter 12.5" Journey-Air; 4.7mm Ethos for 304X)

M64 的大小相較於我們也很熟悉獅子座三胞胎中的 M65、M66 大約大個 3~4 倍,而且距離又近了一半左右,因此找起來可以說是毫無困難,高山上連一般手持雙筒都能輕易看到,低倍就能察覺其註冊商標的 “黑眼” -- 事實上是片壯觀的黑暗塵帶。把倍率拉到 300X,雲氣層層疊疊,中心最亮,看起來有點偏左側 (南邊),黑眼緊貼核心;往外再一層,次亮,範圍約佔一半;再繼續往外推另有一層,然後看久一些再往外又還有淡淡一層雲氣延伸,一層一層看不完,高山上的觀星條件真是沒話說!


對照 4 年前畫的,倍率不夠層次感差很多:





天文相片裡的 M64 看起來很活躍,除了許多藍色年輕恆星點綴其中外還有不少紅色的 H II 區,最特別的是它不像其它單純順時針轉的螺旋星系一樣而已,M64 的外緣與內側旋轉方向居然相反?而且外緣部分參參差差一副剛被撞過的樣子,可能因此才這麼活躍、生機蓬勃吧?

本來看過黑眼 M64 後想順便看看向日葵 M63,可惜位置不夠高,效果一定不佳,留下次好了,不用太勉強。


這樣的話轉到同樣也是一再錯過,別名鯨魚星系的 NGC 4631。這個目標以前當然看過,先回憶一下 3 年前畫的:




SQM reading: 18.42 -- 哇 ~ 這樣還能看到?真厲害 ^^"

隔幾天用大隻的再畫一次:




SQM 好一些,鏡子從 14cm 長到 21cm,緊貼星系北側那顆 12.8 等亮的 Wolf 1141 星出現了,這顆快速自行的 Wolf 1141 星正朝著當時這裏還看不到的 NGC 4627 前進 -- 倍率還是太低,看不到 NGC 4627。

倍率、倍率、倍率... 很重要啊!


這次上山鏡子長大到 31cm,倍率拉到 240X 看都快爆框了,看得超級過癮的:


NGC 4631 (Teeter 12.5" Journey-Air; 6mm Ethos for 238X)


山上尋星低倍大視野時,1 度左右外的 NGC 4656 同框清楚現身毫不費力,身形拉長的 NGC 4631 東側有個大頭,說像鯨魚一點也不為過,北側雲氣明顯較亮,而且一塊一塊的不均勻分布,也因此邊緣看起來有些凹凹凸凸,不均勻的亮區以東側那塊最亮;Wolf 1141 星的一旁是矮橢圓星系 NGC 4627,仔細觀察會發現其實這個矮星系的外型並不正圓,南南東 -- 北北西方向微微拉長的橢圓形。

NGC 4631 與附近的 NGC 4656,當然還有身旁的 NGC 4627 都有密切關連;那平地屋頂有機會同框看見這組關係緊密的星系們嗎?


這也是 3 年前天況算還可以時用 Mewlon-210 畫的... 好厲害,真看得到這麼多細節喔?不過回想起來當時的確很拼,常常明明天況條件就不怎麼好,還是會硬看一個星系目標一兩個小時,非得看出什麼細節不可。






下面這張是前幾天天況不佳時拿 TSA-120 畫的:


NGC 4631, NGC 4656 (TSA-120; 20mm XW, 7mm XW for 45X, 130X)

好險,差點槓龜。


NGC 4631 是一個巨大、扭曲變形、而且側向著我們的螺旋星系,它的外觀分類查起來有些混亂,有說是正邁向不規則星系演化中的 SBd 棒旋星系,也有說是 Sc 或 Sd... 都有。對照上面那張特寫可以發現,東南東向鯨魚頭部分有大片的恆星誕生區,很可能就是之前與身旁的矮橢圓星系 NGC 4627 相互影響的結果...... 或者是更遠的 NGC 4656?書上說從 NGC 4631、4627 與 NGC 4656 三者同樣近似的紅移與徑向速度判斷,它們應在同一個紅移空間 (redshift space),而一直被認為是雙生系統的 NGC 4631、NGC 4656 在古老之前曾有過劇烈的交互作用 -- 怎麼證明呢?1960 ~ 70 年代科學家找到一些證據,研究發現兩個星系都有氫離子向外擴展延伸,並橋接彼此......

這真的沒辦法了,懶惰的我要直接貼書上的圖 ^^"


from book: Annals of the Deep Sky III -- Willmann Bell, Inc. (Jeff Kanipe & Dennis Webb)


這是 H II 等漕(化)線的圖,

而近期的研究又更進一步,下圖左邊那半是 2011 ~ 2012 年間,在南阿爾卑斯山上的遠端天文台拍的:


from book: Annals of the Deep Sky III -- Willmann Bell, Inc. (Jeff Kanipe & Dennis Webb)

從左邊那張相片可以看到 NGC 4631 旁有兩條 "星際(噴)流" (Stella Stream),介於 NGC 4631、NGC 4656 間的叫 StreamSE;另一條就是 StreamNW。不過這條看似是兩個星系間互動證據的 StreamSE 與 1960、70 年代研究的結論並不一致,推測 StreamSE 是與其它小星系碰撞的殘跡;為了確認這個推測,科學家們以週期為 35 億年繞著 NGC 4631 轉的衛星矮星系之潮汐力擾動影響,建立一個叫 N-body 的模型 (-- 希望我沒理解錯誤 --),模擬出來的結果 StreamSE 與 StreamNW 都與之前 NGC 4631、 NGC 4656 間的 H I 或 H II 觀測結果毫無關聯。

根據 N-body 模型的模擬,StreamNW 還帶著之前碰撞 NGC 4631 的某個衛星矮星系殘骸;右邊那半相片就是 N-body 模型的模擬,碰撞 NGC 4631 那個矮星系的軌道右上方有一小段比較粗、實的就是殘骸。另外一種推測是從介於 NGC 4631 與 NGC 4656 間的  StreamSE 研判,因為軌跡正正通過 NGC 4627,所以也許 NGC 4627 就是那個曾經碰撞 NGC 4631 的衛星矮星系? 近期的天文相片也顯示 NGC 4627 面對 NGC 4631 方向帶著一些潮汐尾,更加強化了這個假設;或者還有更複雜的劇情,比如另有其它的小星系曾經與 NGC 4631 碰撞後遠離,或者已被 NGC 4631 吞噬、融合掉了?

這些專業的部分雖然我是一知半解啦,不過看完介紹總會讓 NGC 4631、4627、4656 這三個目標更有故事性,實際目視在看時也更加有趣。





看完前面兩個頗有特色的星系後,最後來追兩組位在天頂獅子座的星系團,第一組比較簡單也比較多人拍攝,Hickson 編號 44 ,Arp 編號 316:


HCG 44 (Arp 316) -- Teeter 12.5" Journey-Air; 6mm~4.7mm Ethos, 2X Barlow for 238X~477X


如果看美麗的天文照就會知道為什麼這組星系團比較受人歡迎了,因為幾個成員各有特色,有圓的、有帶黑線條的圓、有帶黑點的橢圓、還有帶兩個勾勾牽線的不規則長條;就算目視同好也會愛上這種帶特徵的目標,有挑戰性!

NGC 3190 無疑是最明顯的一個,其東側也有一點點暗塵帶可以觀察,但倍率要拉到很高;亮度只有 10.8 等,不過核心結實 (外觀分類為 Sa 的螺旋星系),我是覺得可以在平地屋頂努力看看。橢圓星系 NGC 3193 也不難找到,一旁有顆 7.7 等亮的星星,星系本身邊邊也有顆 9.6 等亮的前景星,由於星系本體不小,因此不太可能會跟這顆星星搞錯。外觀分類為 SBc 的棒旋星系 NGC 3187 雖然亮度只有 13.3 等,在山上我是一眼就認出來啦,平地要試試看才知道,橢圓形,東南--西北向拉長,PA 跟 NGC 3190 差不多。還有一個 NGC 3185 的外觀分類跟 NGC 3190 一樣是 Sa,亮度 12.2 等,加上它比較 "面向" 我們,範圍大一些,有點難看到,是這次唯一先用 Averted vison 認出再直視觀察的。




第二組是獅子座的 Abell 1367, 是我挑戰 RASC 的 "Deep Sky Challenge Object" 時各星系團中表現第二爛的,只輸給 Abell 2065 -- 其實應該要算第一爛,因為雖然 Abell 2065 只找到 2~3 個成員,但它實在太變態的難了, RASC 真應該要把 Abell 2065 列在一個 "almost impossible for armature" 之類的清單才對。


第一次嘗試 Abell 1367 時在屋頂:





Mewlon 180c 只能勉強看到 2 個。


換大支的呢?



31 公分 Dob 增加一個,

上山呢:

Abell 1367 -- Teeter 12.5" Journey-Air; 6mm~4.7mm Ethos, 2X Barlow for 238X~477X


再加 2 個。


11.8 等亮的橢圓星系 NGC 3842 無疑是最容易認出的主角,其周圍應該有一堆小小的星系成員,原本我以為 3~400X 應該可以拆出幾個,結果... 難! 我猜至少有效的 5~600X 是基本門檻吧? 這次我倒是很快就認出 13.2 等的 NGC 3837,而且感覺上比 12.6 等的 NGC 3861A 還容易;畫面右上角有個 "L" 型 pattern 的 "亮" 星組合,12.8 等亮的 NGC 3873 可以直視看到,"L" 型 pattern 另一側 13.4 等的 NGC 3860 用 Averted Vision 比較肯定。


上山還要 Averted Vision 就是不爽,希望春天結束前還有機會再拼一次這兩組星系團。



2019年4月3日 星期三

初見黃道光,分開超清楚的小狼與兩個春季 Abell 行星狀星雲 Abell 31, Abell 33

春季好天氣難得,看見預報有兩晚晴夜,二話不說就填假單回家打包器材,而且第一晚就要趕快上,天氣變化多端難保真有第二夜。




週間日上山真是太奢侈了,整晚都沒有別人,所以這次把設備搬上視野較好的看台處。傍晚太陽還很刺眼,調光軸的雷射派不上用場,只好全用 Cateyes 的 Autocollimator 調,修了 4、5 回合,光軸調得準準準;天略黑,拿還算高的天狼星作尋星器校準時,大牛在光軸調準後的威力就完全展現出來了。

主鏡溫度平衡大概 1 小時而已,玻璃中心部分應該差不多了,邊緣部分沒關係,反正上半場都排小目標,大視野的目標排在下半場。天狼星看起來星點漂亮,均勻對稱而且不太閃爍,因此校完紅點後換高倍目鏡拆拆看小狼;結果,剛過 200X (6mm Ethos for 240X) 小狼就穩穩出現,而且跟主星分得清清楚楚,不論怎麼看都在,簡單得有點不可思議,難道高山除了透明度好外 Seeing 也會變好?


Sirius b -- the Pup (Teeter 12.5" Journey-Air; 6mm Ethos for 238X)

難得這麼清楚,不知不覺看了好久,希望把這影像深深印在腦海。拆完天狼星後有先看一下同樣在大犬座的 Sh 2-301 (Gum 5 或叫 RCW 6)... 很難啊! 看到雲氣 OK, 但要畫出邊界應該沒那麼簡單,忘記是看誰的專欄說很簡單的? 最後因為不是很有信心就沒畫了。


這次上山還有個希望就是 "黃道光";春分剛過,太陽下山後黃道幾乎是垂直地面的,從地球看太陽照亮系內塵埃的反射光可以上昇到最高點,正是一睹微弱黃道光的大好機會。18:30 後太陽下山,不過夕陽餘暉還在,到快 19:30 左右天空已經黑透了,量了一下 SQM 已經顯示 21.49,微弱的冬銀河從大犬背後越過獵戶,流過雙子腳進入御夫五角型的肚子裏... 還算清楚;從地平線可以看到比冬銀河更亮的一大片三角形光掠過 M45 與剛好在附近的火星,再蓋掉金牛頭,然後交會於獵戶頭頂附近的冬銀河:


Zodiacal Light -- 2019-3-27 11:30 UT (ISO 1600, 16 seconds)


鳶峰的西邊地平線通常也有光害,不過有點偏西南西清境那邊比較嚴重,光害位置大概是上面那張相片左下角的位置,肉眼看也看得很清楚,所以我還蠻有信心相片裏那片光不是光害造成的;另外因為沒有 (也不知道怎麼做啦 ^^") 做平場,所以相片中央可能會有圓圓一圈比較亮的部分,但不至於延伸到相片底下 (之前的 Canon M6 比較嚴重, 現在這個不能換鏡頭的全幅機輕微多了);可惜這隻相機不適合夜拍,ISO 1600 最多只能曝 16 秒 ^^", 所以只好事後用手機的照片 App 把曝光調大才看得比較清楚。


Zodiacal Light -- 2019-3-27 11:30 UT (ISO 1600, 16 seconds)


相片拍得真醜,希望以後能多練習一些。



雖然春天的主角是星系,但是有兩個 Abell 目錄內的行星狀星雲還沒在高山上仔細看過,今天正是好機會,首先是號稱看起來像個 "鑽石戒指" 的 Abell 33,在長蛇座:


Abell 33 (Teeter 12.5" Journey-Air; 10mm Ethos for 143X; Lumicon O-III)


之前也用同支鏡子在平地屋頂畫過:




完全相同的設定,不過我還真不相信當時有這麼清楚? 整個圓都看得到? 這次在山上大概看了快半小時才勉強把雲氣邊界畫出來呢! 這個又大又老的行星狀星雲網路上找得到的資料不多,搞不好沒人想研究? 倒是看到有人 (Discover 雜誌的 bad astronomy 專欄) 提出一些 "問題",探索這些問題還蠻專業而且頗有深度的,也值得下次觀察時再仔細看看,比如說中央星是雙星? -- 當時沒注意到;中央星偏一側? -- 當時沒注意到;形狀是完美的正圓? -- 當時沒注意到;形狀雖然是完美的正圓但雲氣分佈並不均勻 -- 當時也沒注意到...... 通通都沒注意到;沒關係,這樣永遠都有繼續探索觀察的動力。^^"


另外一顆在天頂的巨蟹,Abell 31:

Abell 31 (Teeter 12.5" Journey-Air; 21mm Ethos for 68X; Lumicon O-III)

之前同樣也用同支鏡子在平地屋頂畫過:




就是那麼巧,同樣用完全相同的設定 看/畫 的。因為真的很大顆,用 10mm Ethos 作 143X 看視野都裝不太下,最後都換成 21mm Ethos 。Abell 31 比 33 容易多了,至少東側那環雲氣很好辨識,不過西側/西北側的雲氣看不太出來,所以最後還是沒辦法把它完整的組出一個圓形,結果又變成電動裏嘴開開的小精靈了。

Abell 指的是: 喬治.阿貝爾 (George Abell);他最知名的成就應該就是在帕洛馬天文台巡天計劃時收集並公布了星系團星表。喬治.阿貝爾分析了星系的形成和進化,並證明星系團成團狀和鏈狀集結在一起,從而推翻原來的層級宇宙模型;另外他還發現怎樣利用星系的亮度來作為距離尺...... 這些當然是我從 Wikipedia 抄下來的 ^^"。1966 年,阿貝爾整理出一份包括 86 個著名行星狀星雲的星表,都是近半世紀多來從攝影底片找到的目標,意思是說 之前從來沒人親眼看到並記錄下來過喔!! 因此如果能夠 "看到",那是不是件很酷呢?


上半場完成後稍做休息,接下來是兩個大家熟悉的星系放大來觀察細節,以及兩組星系團,寫在下一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