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actice

Practice

2018年8月17日 星期五

繼續尋找火衛二 Deimos

算一算有記錄的 Deimos 尋找失敗記... 嗯,14 次了,不管大隻、小隻、高倍、低倍、加濾鏡、靠邊邊... 就算跑上山看也搞不定,真令人沮喪。從雜誌學來的怪方法所買的 #47 號紫色濾鏡到了,感謝台灣光學濾鏡領導品牌 STC 老闆威廉兄熱心幫我切割加工完成,看來這是最後一招了。







以我簡單的想法,幹嘛作目鏡遮光柵(棒)? 這樣不就單賭一顆目鏡? 要萬用的話像上圖一樣把濾鏡切半裝在天頂鏡,目鏡可以隨便換呀? 這麼簡單的作法難道沒人想到? 萬事具備,興沖沖找個良辰吉夜 Deimos 離火星媽媽有 1 arcmin 多的時刻架好望遠鏡,裝上新工具準備就這次一睹火星的小月亮。


結果,完全失敗! 而且還是個低級錯誤...


因為濾鏡離目鏡的焦點太遠了,所以用起來只像把主鏡遮住部分來作減光的效果一樣,完全沒發揮抵擋火星光焰的效果;另外,濾鏡切對半後,就算固定環鎖緊也很容易脫落,實在應該切個 3/5 或 2/3 之類的大小才對。

唉... 如果要讓濾鏡盡量貼近目鏡焦點的話,想來想去只有 4.7mm Ethos 那顆有機會:





先用水電用的防水膠布墊在固定鐵環與濾鏡間,這樣至少鎖好後濾鏡不會脫落,然後整體看起來距離目鏡的焦點也近多了。白天試過覺得效果還好,雖然有濾鏡與沒濾鏡的界線處稍微糊一些,不過看起來糊糊範圍應該小於 1 arcmin;再找個透明度不錯,Deimos 離火星至少超過 1 arcmin 的良辰吉時試試看。


結果,還是失敗!


遮火星光焰的效果多少是有啦,不過晚上看那道糊糊的範圍比白天寬多了 (不知道是不是視覺效果?),而且重點是... 還是找不到啊? 真是太怪了,因為距離火星 2 arcmin 左右的 12.7~8 等星看得頗清楚,為何差沒很多,距離 1.5 arcmin 的 12.4 等星看不到? 難道跟這顆火月如此無緣?


隔兩天我已經不想試了,畫畫火星就好,天氣還不錯,而且沙塵暴的影響好像變小:



Mare Sirenum/Cimmerium, Olympus Mons? (TEC 140, Tele Vuu/Bino Vue, 2X amplifier, 7.5mm/5mm LE for 260X ~ 390X


TEC 140 雙目視下的火星真是美,低倍時看見南半球一條黑帶凹凹凸凸的橫過盤面,位在正中也是最黑最明顯的是 "薩瑞南海" (中文維基翻的), 中文有 "拉警報", "警報器" 的意思, 而 "sea of Siren" 的這個 "Siren" 是荷馬史詩奧德賽裏住在西西里海域的 "賽蓮" 女妖, 這些美女頭 鳥身的女妖用魅惑人心的美聲吸引水手們的注意, 誘使他們迷惑失神撞上岩石而死。經過一個多月的觀察,火星已經轉到跟今年 7/1 時畫的相同位置了呢!






標一下特徵說明:


Mare Sirenum/Cimmerium, Olympus Mons? (TEC 140, Tele Vuu/Bino Vue, 2X amplifier, 7.5mm/5mm LE for 260X ~ 390X


除了鏡子比較大隻以外,沙塵的影響似乎也大大降低,因此今年還是首次看到比較多北半球的特徵。其中最驚喜的上圖左上方,本來只看到那一整區顏色相對稍微暗一點點,看久之後有一塊圓形又更暗色,加上 #23 號的淺紅濾鏡看更明顯,我猜應該就是奧林帕斯山脈。



火星畫完看一下星圖,那個很令人絕望的 Deimos 離火星還有 1.3 arcmin 左右,將就著雙目視,也沒加濾鏡直接看...



Deimos (TEC 140, Tele Vuu/Bino Vue, 2X amplifier, 7.5mm/5mm LE for 260X ~ 390X


其實當時透明度並沒很好,我應該看了大約 15 ~ 20 分鐘,火星移到視野左邊不過還在視野內沒移到外面,往右側一道比較顯著的光焰上方,大約距離火星本體大小 2.5 ~ 3 倍遠的位置處,在我刻意晃動目鏡時,相同位置出現了視野裏看得到的唯一一顆星,對照 Skysafari 應該就是當時 12.4 等的 Deimos 沒錯;後來再移到其它位置用相同器材配置看 12.5 等左右的星星,確認一下剛剛看到的星等亮度,非常接近。再度回到火星,這下就更有把握了,也不用一直在搖晃目鏡或刻意失焦對焦,12.4 等亮星在火星光焰的餘暉下可以持續看到沒問題了。

所以... 那要什麼神奇的鬼怪招數? 等透明度夠好,Deimos 離得又夠遠的時刻,沒有很難呀? 只要先失敗個 20 次就好。



2018年8月14日 星期二

放輕鬆的高山觀星夜 -- M20, Minkowski 1-92, Seyfert's Sextet, NGC 7331 Group

坦白說這兩年常跑上山觀測大多為了拼 RASC 難度最高的 Deep-Sky Challenge 認証, 這個觀測清單 10 年來只有 8 個人通過, 其中好幾位還是業餘天文雜誌上常見的專欄主人. 自從整理好素描送審後, 協會裏的觀測委員會陸續寫信來問一些問題, 看來是真的有在審, 不是作作樣子而已; 只是很不好意思的是我的素描雖然用英文註解, 不過記錄報告用中文, 因此審閱的委員們還得用翻譯軟體, 從 Blog 的閱讀來源可以連到一些國外的討論區, 外面還真有一些對於我觀測記錄的討論呢... 幸好都是正面的, 看了真令人高興. 當然... 最後通過審核, 所以我就變成第 9 位啦


我個人非常推薦 RASC 的這份 Deep-Sky Challenge 觀測清單, 裏面的目標有些極小,有些極大,有些要用特定的濾鏡,有些會恨不得跟天文台借望遠鏡來用。也因此最後的結果自己也有很心虛的部分,比如巴納德環、IC 1318 跟 IC 1396... 目標實在太大了,只好用馬賽克的方式抓裏面幾個重點畫/觀察;還有幾個 Abell 星系團,也只能觀察到核心一些比較亮的成員,另外像五重奏、六重奏的星系團也沒辦法把所有成員找齊,還有幾個 Arp 的特殊星系的潮汐尾也沒辦法看得很清楚... 總之瑕疵還不少啦,看來這些目標還可以畫很久很久不會膩吧?


這次上山終於毫無壓力, 有什麼就看什麼...





傍晚天空一半開一半雲,天黑後全開,小孩放暑假所以還是跟著來,這次她終於看到流星了,而且還好幾顆呢! XD





我自己呢? 首先是看看別名三裂星雲的 M20, 這麼美的目標居然第一次在山上認真看? 太可惜了。先找一下之前在平地屋頂努力看的 M20:




平地屋頂能分出三條裂痕就不錯了, 到了高山, 而且又用大 DOB, 輕輕鬆鬆就能分出四條:

Messier 20 (311/1431 Teeter Journey 12.5", 6mm Ethos for 240X)


畫面左邊那條就是前張圖標 "EL" 的東暗帶,它不是最明顯的裂痕,不過卻很好辨識,因為從中央的 HN40 出發,剛好有兩條星串向東北方分岔開,而 EL 就夾在這兩條星串之間。

最明顯的裂痕肯定是 "SL" 南暗帶;而西暗帶 "WL" 與北暗帶 "NL" 平地看最多就混成一條分不出誰是誰? 不過高山上 31 公分反射鏡看得很清楚,北暗帶大約伸展到一顆亮星附近,西暗帶短,而且很快就在末端擴散跟背景黑天融在一起了。



看完大的再來看小的,平地上的足跡星雲看起來跟星點差不多,山上看如何呢? 先找一下平地畫的:




這張是拼了命用 400X 看的,還能看到兩瓣,北瓣大南瓣小... 好厲害啊!


Minkowski 1-92 (311/1431 Teeter Journey 12.5", 4.7mm Ethos for 304X)


太久沒看,完全忽略這個目標有多小,按照星圖走到目標區就看到那比一般星點大稍微一點點的足跡星雲,不會懷疑猶豫,就是可惜沒把倍率拉上去確認其形狀,不知道今年還有沒有機會再看一次Minkowski 1-92 是所謂的原型星雲 (Protoplanetary Nebula), 生命週期是在變成我們常見的成熟行星狀星雲之前, 所以外觀看起來有行星狀星雲的對稱特徵, 但拋出的物質還沒被電離, 所以沒有類似的光譜特徵, 因此目視結果比較像反射星雲, 濾鏡幫不上忙,然後又很小, 只有 9",所以策略就是放大、放大、放大...


稍微休息一下後又來試火衛二 Deimos,本以為上山可以輕而易舉搞定,結果還是一樣看到眼珠快掉出來也看不到,真是傷心... 只好換回深空目標,以 NGC 6207 為首的六重奏星系團,上次畫的時候還是在平地屋頂呢!





上次看的印象是 NGC 6027 本體 (上圖是標 6027E -- 79b) 很清楚沒問題, 它的上方 (西側) 較小的 6027B (79c) 勉強可以直視,右側 (南側) 的 6027 A (79a) 比較大也比較暗,需要用 averted vision 才能持續看見。

第二次看好多了,也可能是在高山的關係:


NGC 6027, 6027A, 6027B in Seyfert's Sextxt (311/1431 Teeter Journey 12.5", 4.7mm Ethos for 304X)


高山上觀測條件好到視野飄掉目鏡隨便移一移就能拉回來的程度,完全不怕目標失蹤,也就是眼睛直視就能看見的意思,所以上次看到的三個成員當然更清楚呈現在眼前,但是另外三個 15~16 等成員 (其中一個是潮汐尾) 還是失敗,我覺得應該是倍數不夠的關係,當時怎麼沒再往上拉高? 我也忘記了,可能是怕小孩太無聊所以先去哄哄她吧?



最後一個目標是已經在山上看過兩三次卻從來不曾畫過的 NGC 7331 星系群,有人叫它們是鹿忝星系群。每次看到這個 "鹿忝", 我又忍不住想再提一次當時的笑話... 為什麼叫 "鹿忝" ? 我實在難以理解, 然後還真的找了好多資料推敲,最後的結論是這樣: 

--------
Deer Lick Group 是以 NGC 7331 為主幾個星系合起來的暱稱. 一開始自己根本不知道 Deer Lick 到底是什麼鬼? Google 半天, 還以為是 "鹿茸" 還是鹿角被割下來創傷, 哈哈~ 雖然現在仍然不那麼肯定, 不過我猜應該是養鹿時給鹿舔的鹽磚, 一凹一凹的... 是嗎? 我在四方牧場看過牛要舔鹽磚啊, 養鹿應該是同樣的道理吧? 不知道有沒有前輩可以告訴一下? 話又說回來, 如果指的真是給鹿舔的鹽磚, 那也太冷門了.
--------

寫在 Blog 上真是鬧笑話了,  哈~ 什麼鹽磚嘛... 後來看雜誌 Ted Forte 一篇談大飛馬星系群專欄才知道,原來這個 Deer Lick 指的應該是美國北卡的 Deer Lick Gap 這個 "地方", 這裏是 "
1000+ The Amateur Astronomer's Field Guide to Deep Sky Observing: The Amateur Astronomer's Field Guide to Deep Sky Observing" 一書作者: Tom Lorenzin 的家鄉。而 Sue French 書上叫 NGC 7331 以外的幾個小成員:  "跳蚤"... 其實也蠻傳神的。



這是 2 年前畫的,平地用 Mewlon-210:





這是上禮拜山上畫的:


NGC 7331, 7335, 7337, 7340 in NGC 7331 Group (311/1431 Teeter Journey 12.5", 4.7mm Ethos for 304X)



先不管查到的資料怎麼說,航空母艦 NGC 7331 除外,最好認的我覺得是 NGC 7337 (畫面左上角最亮那個)。NGC 7331 距離我們 4700 萬光年遠,Skysafari 查到的資料是 +9.2 等;NGC 7337 離我們則有 3 億 2000 萬光年遠,Skysafari 查到的資料是 +15.6 等? 我很認真的比較其它幾個小跳蚤,NGC 7337 就是最清楚呀?

第二好認的,我覺得是畫面最上方那個圓圓的 NGC 7340, 離我們 3 億 1000 萬光年遠,Skysafari 查到的資料是 +14.6 等。反倒是畫面中央離 NGC 7331 最近的 NGC 7335 不太好認,可能是它的面積也比較大的關係吧? NGC 7335 離我們也是 3 億 1000 萬光年遠,Skysafari 查到的資料是 +13.4 等。NGC 7335 的右邊應該有隻小跳蚤 NGC 7336,離我們 4 億 3000 萬光年遠,Skysafari 查到的資料是 +15.6 等,這個我就真的怎麼樣都看不到了。


畫完這幾隻小跳蚤本來要繼續進攻旁邊的史蒂芬五重奏,因為這也是山上看過多次卻一直沒動手畫的目標之一,不過... 既然是輕鬆觀星幹嘛這麼拼? 所以別管望遠鏡了,還是陪陪小孩躺在椅子上仰望銀河,數數流星聊聊天吧!


2018年8月3日 星期五

大、中、小、小小折的火星四連畫

原本寫這個筆記式 Blog 的動機就純粹只是作自己的觀星紀錄而已,從來不曾想過會有所謂的 "讀者" 的問題,也因此內容大多雜亂無章,想到什麼寫什麼,錯了也懶得改;沒想到最近可能因為同好介紹,或可能買過太多器材了 >"<,竟然國內國外都有單位來叫我投稿? 我自己是滿頭問號的翻了翻過去寫的東西,看起來又亂又弱呀... 怎麼會這樣? 所以... 還是不能亂寫啊!!

滿月剛過,最近比較認真看的還是火星,每天看到的地方都有一點點不同,這幾天晚上 11:00 左右差不多正好是火星的招牌地形: Syrtis Major 大三角與希臘盆地 Hellas 轉過來面對我們的時候:




很巧的, 還是用四隻不同口徑折射鏡看的,140mm f/7、60mm f/15、92mm f/6、100mm f/9

不同規格鏡子,觀測條件也不同... 能夠辨識出來的細節也大不相同。不過因為沒趕時間,單一目標看得很悠閒,所以也仔細的比較了幾片彩色濾鏡的效果;之前看木星最愛的 #12 黃色濾鏡對火星的功能就沒那麼全面了,大概可以用來辨識邊緣的雲;至於盤面上的雲可能因為砂塵暴影響,今年我自己是幾乎完全看不到,不然 #12 黃色濾鏡應該可以加強其對比。#12 黃色與 #80A 的藍色濾鏡都略略能夠強化海啊、灣啊... 這類暗色地形的對比,強化的程度也差不多,但是 #80A 藍色有明顯讓南北兩極的白色更清楚;那麼對暗色地形的 albedo feature 對比效果最好的是什麼顏色呢? #23A 的淺紅色無疑是第一名,不管用哪隻鏡子加上 #23A 淺紅色濾鏡後,暗色地形的 albedo feature 幾乎是躍然而出的明顯,所以這幾張圖都是靠 #23A 淺紅色觀察海跟灣的。





老大哥 TEC 140 是我目前最喜歡的行星觀察鏡,受氣流影響不大,畫質清晰銳利。上面那張 Syrtis Major 剛轉出來,受塵暴影響而且又靠邊邊,因此看起來糊糊的對比也不強,不過 14 公分鏡看起來還是足以分辨其外觀輪廓。希臘盆地 Hellas 大大圓圓的呈現,畫面左側看起來比較糊,應該也是受塵暴影響,右側輪廓則相對清晰。

這個角度主角是 "地勒尼安海" (Mare Tyrrhens) 與 古人荷馬所說 "遙遠西方的海" (far western sea) 的 Mare Cimmerium;這兩個海都對應得到現在地球上的海名,"地勒尼安海" (Mare Tyrrhens) 在義大利半島西邊,也是地中海一部分的 "Mar Tirreno";而 Mare Cimmerium 地點大約是現在的希臘、土耳其北邊, 保加利亞南邊, 夾在愛琴海跟黑海之間的地方。

兩個海之間看得出來有淺色的分界,並不會完全黏在一起;#12 黃色濾鏡讓南極區有一塊有點突兀的白橢圓圈圈更加明顯,後來再比對同一天 ALPO 裏的相片,還真的找到一張顯示相同位置、相同現象的相片呢。另外在南北兩極區白白的雲或冰區域邊緣都有一道相對深色的地形。






這是 FOA-60Q 看/畫的,最高拉到 180X 出瞳徑只剩 0.33mm,這樣看得到? 沒問題,雖然細節不多,但是要認出 Hellas、Syrtis Major、子午線灣、南北兩極區... 這些大尺度的地型特徵絕對沒問題,如果加上 #23A 淺紅色觀察就更明顯了。子午線灣看起來還是很明顯,比 Syrtis Major 清楚多了。





這是短焦 CFF 92 看/畫的,中央經度線 CM 大約在 310 度左右,一眼就認出淺色大圓盤 Hellas,我知道 Syrtis Major 在邊緣正要轉出去,不過看起來非常不顯眼,不仔細認很容易跟普遍目視行星盤面時邊緣都會有點暗的視感混在一起,Hellas 右上方往右暗色延伸出去的是子午線灣與 "沙巴" 灣 (Sinus Sabaeus)... 我又忍不住查了一下 "沙巴" 灣的由來,對應地球的位置就在阿拉伯半島西南角靠紅海邊,大概是現在葉門的位置,古時候就叫那邊 "Saba",可能也是某個遊牧民族的地盤吧?


南極高原旁邊那個 Sinus Serpentis,有些資料源說是 "Mare" Serpentis,不過不管灣或海,Serpentis 就是長蛇座或巨蛇座的那條蛇。另外在子午線灣南邊有一塊相對亮一些些的地形,找不到叫什麼名字?






這張是 FC-100 DL 畫的,位置跟前面那張 CFF 92 看的時候差不多,不過細節多很多,"主要" 並不是因為鏡子的關係,而是 FC-100DL 看得那天 Seeing 超級好,好到怎樣呢? 沙巴灣跟子午線灣看起來更瘦長,明暗也有了層次,前面說相對亮一些些卻找不到名字的那塊地形,還能切兩半,中間有一條淡淡的暗色地形... 能看到這樣,連 14 公分鏡都懶得搬出來了呢。

2018年7月19日 星期四

尋找火衛二 Deimos 失敗以及小彗星 C 21P/Giacobini-Zinner

火星的 2 顆衛星是美國天文學家 阿薩夫·霍爾 (Asaph Hall) 1877 年用美國海軍天文台的望遠鏡發現的. 火衛一比較大顆也離火星比較近, 叫 福波斯 (Phobos), 意思是 "害怕", 因為外觀不規則, 所以算其平均半徑是 11.1 KM; 火衛二平均半徑只有 6.2 KM, 離火星遠些, 叫 得摩斯 (Deimos), 意思是 "恐懼", 兩個都是希臘奧林匹斯十二主神中之一的戰神 阿瑞斯的小孩.


火衛一與火星距離超級近, 其軌道還低於火星的同步軌道, 它公轉的速度比火星自轉還快, 所以每個火星日, 火衛一差不多有2次 (每11小時6分) 從西邊升起, 然後快速跑過天空 (4小時14分) 之後在東邊落下. 目前 Phobos 差不多 +11.2 等亮, 如果不管火星, 然後天又夠黑的話 FOA-60 都能看到, 不過其軌道最遠時也才距離現在 -2.7 等亮的火星差不多只有 0.5 arcmin, 想要一睹其真面目, 大概就像把 +2 等亮北極星擺在 -12 等亮的滿月旁邊的感覺.
火衛一這麼絕望, 那火衛二呢? 大致查了一下電子星圖, Deimos 差不多 +12.4 等亮, 不過距離火星最遠時有機會到 90 多 arcsec 以上. 回想之前找海衛一 Triton 時原本也覺得不可能, 不過反覆練習之後還是看到了呀, 何況網路上看到的成功經驗比比皆是, 不親身試試看那知道可不可能?
現在 Skysafari 這麼精準, 最笨的方法就是把火星移到不要擋到衛星的目鏡方向視野之外, 不過通常要看這麼暗的東西倍率都拉非常高, 因此視野極小, 最好有其他參考星點可以幫忙辨別方向. 於是我就用這個最笨的方法找, 乍看之下, 這麼亮哪有什麼其它星點? 不過看久一點, 眼睛適應之後的確看到不少星點, 對一下星圖, 最暗的甚至可以看到 +14 等星, 因此 +12.4 的 Deimors 應該有機會呀? 底下就是看到的結果:







"fail" to find Deimors (TEC 140; 4.7mm Ethos + 2X barlow for 417X)

火星實在是 太。亮。了。視野遮光完全抵擋不住, 看到都快吐了還是看不到... 沒錯, 在我畫的位置的確短暫出現幾次像是星點的東西, 不過還是不敢肯定啊.

隔天因為架 31 公分反射鏡, 還特別花很多時間把光軸修到完美無缺來看星點, 星點很銳利沒錯, 不過情況依舊, 同樣看到腦衰竭還是看不到... 真有這麼難嗎?




網路上看到的還有兩招, 一個是我一直覺得很不方便的方法, 就是傳統在拆密接不對等雙星時, 把目鏡尾端用錫箔紙作中央遮柵, 覺得不方便是因為這只能做一個目鏡呀? 除非每顆短焦目鏡都作遮柵, 不然就要賭那一顆可以搞定.
另外一個辦法還不錯, 用 ND 濾鏡或可吸收大部分火星光譜的彩色濾鏡切半, 然後把火星放在有濾鏡那一半, 然後在透光的另一半認出 Deimos. 好像蠻合理的, 這樣就下單買個傳說中最吸收火星光譜的 #47 號彩色濾鏡先好了. 等一下...... 那要找誰切濾鏡啊? 玻璃行會切嗎? 廠長說問問看眼鏡行... 嗯, 有道理喔. 不過晃銘兄另有妙計, 買一塊相機鏡頭的保護鏡, 48mm 的, 裝上去後用彩色筆要塗幾號色彩隨便你, 塗一圈可以, 塗半片也可以, 哈哈~ 真是聰明!
不過最後我還是打算買濾鏡回來切, 一方面根本就問不到 48mm 保護鏡, 攝影用的好像都是 49mm; 另一方面台南有位同好蔣安就是眼鏡專家, 求他一下囉. 總之目前我的火衛觀察計劃還沒成功, 還有 1 個多月的好機會, 希望今年搞得定.
至於彗星 C21P/Giacobini-Zinner, 主要因為目前位置在仙王座, 不用熬夜也不用天沒亮就爬起來看. 不過用 TEC 140 看還相當艱辛, 真的有 9 點多等嗎? 我用旁邊星點失焦來比, 估計至少也是 10.5 等以後吧?








Comet 21P/Giacobini-Zinner (TEC 140; 4.7mm Ethos for 210X)

對啦, 拍一下......





放大一點看:



相片很醜請勿見怪, 純粹 "拍到就好"


隔天, 因為最近弄來一對 4.8mm Nagler 來給 Kowa Highlander 作高倍用, 這是很多人驗證過對得到焦的組合. 不過要稍微加工一下把目鏡尾巴鋸短, 當然也是廠長大人幫的忙:







正好來看彗星:



Comet 21P/Giacobini-Zinner (Kowa Highlander Prominar; 4.8mm Nagler for 94X)


竟然比 TEC 140 作 200X 看還清楚? 太扯了, 不可能是目鏡的原因, 應該是雙筒望遠鏡的優勢, 其實用 TE-9 作 50X 時就瞄到彗星了, 94X 時更清楚. 這顆彗星應該還能看一陣子.

火星的水手峽谷附近觀測

四年前第一次用望遠鏡看火星時, 我也覺得就一顆橘色火球哪有什麼好看? 頂多白白的南北兩極區比較有趣. 不過網路上各天文討論區的觀測報告看起來是如此豐富不可思議, 別人看得到, 為什麼我看不到? 因此決定花長時間耐心的觀察. 果然, 橘色盤面上的確有不同形狀的暗色地形, 簡單的記錄完, 隔天就查資料、對相片... 於是慢慢的開始認識一些主要的地名, 國內的資料雖然幾乎是零, 不過國外不管美、日... 其實有非常豐富而且實際的資料可參考. 後來也開始素描, 同時用濾鏡辨識其它大氣的特徵, 就這樣看越久、畫越多, 加上不斷的查資料、反覆比對相片... 也就對火星的地形越來越熟悉了.


今年雖然火星遭逢全球性的沙塵暴而模糊不清, 不過全世界的火星觀測者還是不停的拍、不停的畫, 我看 ALPO 或 CMO 每天的報告也沒比過去幾年少, 這顆地球的鄰居兄弟果然還是魅力無窮.


這幾天雖然夜空清澈, 可惜 Seeing 無敵差, 因為逢朔, 最近也都在看深空目標, 空檔時會瞄一下土星或火星看 Seeing 有沒有稍微好一點? 上週末 23:00 之後看起來氣流還蠻穩定的, 所以畫完深空目標後就接著看火星. 隔了幾天, 中央緯度轉到 50 ~ 60 左右, 過去印象裏這個方向南邊最明顯的就是 "愛麗西亞海" (Mare Erythraeum) -- 我查拉丁文 "Erythraeum" 的英文就是 "愛麗西亞" (Erytheia), 然後 google 地圖發現真有這片海, 就在義大利西西里島西南邊. 因為火星地名早期很多都是義大利人 喬凡尼·維爾吉尼奧·斯基亞帕雷利Giovanni Virginio Schiaparelli) 命名的, 所以我猜用西西里島附近的海名可能性應該很高吧?

不過今年此時火星大約是南緯 12 度正對我們, 因此相較於二年前、四年前, 南半球的地形會移得比較高 (靠球體橫的中線), 因此可以看到很完整的 愛麗西亞海, 很意外的, 沙塵暴下居然認得出 水手號山谷區?





標示一下說明:






而且 水手號山谷區 與 愛麗西亞海 中間有一條相對亮的裂痕, 我猜應該就是火星最長的一條峽谷 水手號峽谷, 長有 3796 公里, 深達 7000 多公尺. 另外看得出的是有一塊也是相對明亮區域, 有點像 "嵌" 入愛麗西亞海北緣, 對照地圖我猜正是 太陽湖. 水手號山谷區右側, 太陽湖上方應該是廣大的 薩爾西斯平原, 幾座巨大的火山就分佈在那, 可惜沙塵暴下沒辦法辨識出來.

一些地型簡介可以參考之前筆記的這篇:


對了, 不是沙塵暴嗎? 為什麼有機會看到 "水手號峽谷" 甚至 "太陽湖"? 見多識廣的行星拍攝達人 Mason, 晃銘兄給了我答案, 由於峽谷或凹地塵埃的厚度更大, 因此在陽光照射的漫射效應下, "相對" 會顯得更明亮... 不過要記得這都是 "相對" 的概念, 倒不是 水手號峽谷 或 太陽湖 發光變很亮很清楚, 其實都是糊糊的... 而是 "相對" 旁邊受沙塵暴影響的地形而顯得較 "亮". 這個現象在 ALPO 或 CMO 最近的觀測報告也有一些老手提到, 比如 Christopher Go.


昨晚被雲蓋掉前, 用 4 吋鏡 FC-100DL 也畫了不同的區域:




因為雲突然起來然後就蓋掉了, 害我匆匆忙忙沒畫好, 只貼上草圖 >"<

這是 7/18 23:00 出頭的火星, 正對我們的緯度已經快接近本初子午線的 0 度了, 因此中央黑黑的當然就是子午線灣, 左邊 (我是用加天頂鏡的折射鏡, 因此跟地圖比會是左右鏡像喔) 貼著邊緣也很黑的就是色提斯大三角, 左下角有一塊比較明亮的我猜應該是希臘盆地 Hellas. 南極因為進入夏季開始融冰, 因此看起來沒有北極區那麼白, 有點像霧或雲的感覺, 白色邊緣有深色一條很明顯, 可能是原來覆蓋在雲霧或冰底下的地形.

艾利西海還是看得到, 不過水手號峽谷就不明顯了, 北方最明顯的暗地形是阿西達里亞海或平原 (Mare Acidalium) -- 我還是 google 了一下這塊北半球最明顯的地形之一的緣由, Mare Acidalium 指的是 維納斯海 (sea of Venus), Venus (或 Venusian) 是古希臘人在 Boeotia 的一座噴泉下洗澡的地方 ^^".

昨晚濾鏡幫上很多忙, #23 號的淺紅濾鏡雖然讓暗地型反而變不見, 不過卻能凸顯南北兩極區的冰或雲霧; #80A 淺藍色除了有點能讓 seeing 感覺有變鎮定一些些外, 也頗能強化暗地形的 albedo feature; #12 黃色一向是我偏好的濾鏡, 可以強化 albedo feature, 對邊緣雲的效果也很不錯.


再過幾天就是火星大衝了, 其實就算過了大衝日, 整個 8 月甚至 9 月這顆戰神還是很有看頭, 看看沙塵暴什麼時候會散去?


2018年7月18日 星期三

如何辨識超小顆的行星狀星雲 - Minkowski 1-70, 1-74, NGC 6807

這當然只是個人經驗分享而已, 可不是什麼神奇的秘技喔 ~

將近一整個禮拜, 平地屋頂上每天都看得見銀河, 而自從買了 COSTCO 的戶外箱之後, 腳架、重錘、椅子... 等非光學或精密機械的器材就固定放在屋頂, 這樣一來上屋頂至少少爬一趟, 重量也減輕, 因此也就更頻繁使用大鏡子了.


御用童工目前還很好用 ^^"






本來的計劃是兩顆在牛郎星所在的天鷹座附近 Minkowski 行星狀星雲, M 1-70 與 M 1-74, 另一顆 M 1-73 看資料太暗了, 所以放棄先. 回顧之前看過的 Minkowski 目錄, 有: M 1-64 (28")、M 1-68 (40")、M 1-79 (56")、M 1-92 (9"), 至少也還有點面積; 不過 M 1-70, M 1-74 多大呢? 查過 SIMBAD, NED... 可是裏面種種專業術語, 對門外漢來說越看越糊塗... 看不懂 >"<... 後來想了個白癡作法, 因為 SIMBAD 固定會有 2 arcmin 大小的相片, 然後我就用 "尺", 沒錯, 就是 "尺" 來量螢幕上目標的大小, 哈哈~ 這樣的話, M 1-70 按比例算起來大概是 12 arcsec; 而 M 1-74 大概是 11 arcsec... 哇, 好小! 其實去年差不多此時我也寫過一篇筆記:

辨識超小的行星狀星雲, IC 4997, Campbell's Hydrogen Star (ARO11), Egg Nebula

其中 IC 4997 之前查資料說是 2.5 arcsec, 不過這次用白癡量法算是 9 arcsec, 可是我量有資料的 M 1-92 (9") 結果是 14 arcsec, 也是比查到的資料大, 因此按比例來說 IC 4997 比 M 1-92 小, 而 M 1-70 與 1-74 也一定比 M 1-92 還小...... 不管如何, 都很小啦.


算半天、量半天, 早已經昏頭轉向了, 果然出師不利, 第一個目標 M 1-70 就找錯目標... 還畫得很高興, 第二天對相片時怎麼看怎麼不對, 查查星圖, 附近一大堆行星狀星雲, 我一個一個比到快往生才找到... 原來我畫的不是 M 1-70, 而是 NGC 6807!! 太搞笑了. 不過這個 NGC 6807 量起來也大約只有 10 arcsec, 跟原本要看的兩個 Minkowski 行星狀星雲比起來算是等級相同.

這種超小粒的行星狀星雲, 就算倍率拉到兩三百倍, 看起來也跟一般星點無異... 其實還是有點 "異" 啦, 依個人淺薄的經驗, 大多數小型的行星狀星雲在眼睛直視時多會有所謂 "眨眼" 的現象, 其它星點穩定的亮著, 而行星狀星雲會亮--暗--亮--暗... 像呼吸節奏般變化, 大小當然也跟著變, 亮的時候大一點, 暗得時候小一點.


NGC 6807 (TEC 140; 4.7mm Ethos for 210X) -- without O-III filter


"無限放大製造出盤面" 是第一招, 當然鏡子品質不能太爛, 要是星點看起來全都糊糊的就沒用啦. 第二招是觀察有哪個星點在 "呼吸" 或 "眨眼"的, 第三就是裝上 UHC 或 O-III 濾鏡來驗明正身, "通常" 行星狀星雲 O-III 譜線都蠻強的, 套上濾鏡後其它星點都黯淡甚至消失, 唯有行星狀星雲本尊屹立不搖, 相對其它星點反而變明顯, 面積也變大.


NGC 6807 (TEC 140; 4.7mm Ethos for 210X) -- with O-III filter

例外很少, 除非目標的行星狀星雲比較特殊, 比如演化還在很前期的, 像 M 1-92 看起來比較像反射型星雲, 或是像別名 Campbell's "Hydrogen" Star 的 ARO 11 那種光譜與眾不同的 (ARO 11 的 H-beta 很強) 以外, 大多數這類型超小粒的行星狀星雲可以用這招讓它現形.



Minkowski 1-74 (TEC 140; 4.7mm Ethos for 210X) -- without O-III filter

Minkowski 1-74 (TEC 140; 4.7mm Ethos for 210X) -- with O-III filter



找錯了當然不能就這樣算了, 反正每晚天況都這麼好, 隔天原班設備再扛上去把原本計畫的 Minkowski 1-70 補起來:


Minkowski 1-70 (TEC 140; 6mm Ethos + 2X Barlow for 327X) -- without O-III filter

Minkowski 1-70 (TEC 140; 6mm Ethos + 2X Barlow for 327X) -- with O-III filter

可能 M 1-70 比較暗, 看起來更小, 結果後來是用 6mm Ethos 加上 2X Barlow 作到 327X 才比較舒服看見, 不過這樣一來出瞳徑只剩 0.4mm, 頂多用 UHC, O-III 的話幾乎什麼都看不見了.

2018年7月17日 星期二

把握颱風前夕絕佳機會 -- Palomar 11, NGC 6207

這次上山順便帶女兒上去看美麗的夏銀河, 除了大 DOB 自己用外, 另外準備一組輕便、視野超廣的 CFF 92 小折給她自己練習找目標, 怕她迷路還改用松本正像當天頂鏡用. 經過鳶峰時一整片霧茫茫, 考慮幾分鐘後, 決定爬高一點到久違的昆陽好了.

唉, 完全錯誤的決定... 昆陽入夜後整片天只有一顆木星, 還好大紅斑剛好現身, 31 公分鏡看當然清楚, 小孩加減看不會太無聊. 7 點半之後雲逐漸降下山, 我也開始找這次上山設定的兩個主要目標之一的 "西佛六重奏" 星系團 NGC 6207. 然後... 就開始起風了, 濕度高加上陣陣風吹, 居然覺得冷了, 風大時連穿上衣服的 DOB 也被吹得搖搖晃晃, 目標在正天頂, 正是經緯台式架台的大盲點... 超難微調. 又冷、目標又難找、風大很煩... 心浮氣躁根本無法好好觀測, 就這樣掙扎了半個多小時決定收工, 宣告失敗, 還好銀河還有平常一半的水準, 小孩至少不會完全空手而回.

下到鳶峰... 風平浪靜一片晴朗, 仿若另外一個世界. 不過再架一次 DOB、調光軸... 我可不幹, 想一想也只有那隻小折不麻煩, 高山滿天星, 搞不好撈得到第二個目標的那個球狀星團?



這是當時鳶峰的銀河, 曝個 15 秒就這副模樣, 這才叫銀河嘛!!





Palomar 11 號球狀星團跟 行星狀星團的那個 Abell 目錄一樣, 都是 1950 年代帕洛瑪天文台的第一次巡天計畫中在相片裏面被認出來的目標. 其中 6、7、9、11 離我們不遠, 大小也算正常, 不過都因為看過去的角度太低, 正巧被銀河的塵埃遮蔽, 因此觀測的難度大增.




Palomar 11 的外觀分類如果是常用的 Shapley-Sawyer 分類的話是 Class IX, 可以預期看起來會很稀疏.


Palomar 11 (CFF 92; 6mm Ethos + 2X Barlow for 184X)

9 公分鏡 184X 在山上看到 13.5 等星沒問題, 但還是不夠, 雖然因為電子星圖精準, 可以很確認目標該出現的位置, 不過看起來完全沒有球狀星團該有的模樣, 甚至連疏散星團都不像.



回家後隔天, 氣象報告說颱風加速直撲北台灣, 當晚夜空卻異常的清朗, 是曾經歷過類似的氣候狀況啦, 不過可能一兩年才碰得到一次, 才傍晚我就把剛收好的大 DOB 重新架在屋頂等天黑. 到午夜, 透明度好到連銀河中心大黑馬暗星雲拖著的兩隻腳都能目視的程度. 就在這絕佳的觀測條件下重新畫了 Palomar 11:


Palomar 11 (Teeter 12.5" Journey; 6mm~4.7mm Ethos for 240X ~ 304X)


這才是球狀星團嘛! 口徑大倍率就可以一直拉, 整個星團看起來不圓, 有點南北向拉長的樣子, 星點稀稀疏疏.


然後就是在昆陽失敗的西佛六重奏, 不過說實話本來並不抱希望能看到, 但是 SQM 量好幾次都有到 19.8X, 心想也許有機會可以瞄到一個, 不然當純練習也不錯.


NGC 6027, A, B, in Seyfert's Sextet (Teeter 12.5" Journey; 4.7mm/6mm Ethos + 2X barlow for 304X~477X)


結果 300X 左右居然 "直視" 就看見一小團雲氣; 這組目標花了不少時間在辨識, 倍率再往上拉, 本來看見的那團小雲氣右側還有一團分得出, 然後兩者之上方較靠左側那團附近也有一團更淡的雲氣. 不過, 誰是誰啊?





早在 1882 年就有人發現 NGC 6027 了, 不過要等到 70 年後 1951 年美國天文學家 卡爾.基南.西佛 (Carl Keenan Seyfert) 使用范德堡大學巴納德天文台的相片才發現原來這是組星系團. 六個成員裏, 其中一個是位在背景的星系, 還有一個是其中一個的延伸, 除了背景那個以外, 其它幾個距離我們約 1.9 億光年遠, 其實並沒有我已經上山觀測成功好幾次的史帝芬五重奏 3.5 億光年的那幾個來得遠.

編號很容易弄混, 我比對過好幾種說法... 其中最容易看見的, 也就是這次我第一眼看見的是本尊 NGC 6027, 有人把它編成 NGC 6027 E, 為什麼用大寫 "E" 呢? 用上圖說明的話, 它的右方就是前面提到 "延伸出去" 的一塊是 NGC 6027 e, 小寫 "e". 因此它們都是 "E 或 e" 家族. 不過比較多人直接叫本尊 NGC 6027, 而 "延伸出去" 的那塊才是 NGC 6027E.

本尊相對好認, 而 NGC 6027A 應該是第二好認, 不過那些星系觀測老手挑戰的可是 NGC 6027A 的中央暗帶呢! 靠近本尊 NGC 6027 的 NGC 6027B 算是第三好認的, 這三個的難度應該不會超過史蒂芬五重奏.

正正面對我們的螺旋星系 NGC 6027D 就是前面提到的背景星系, 離我們可遠了, 大概超過 8.77 億年遠, 這應該也算是極限挑戰, 或者至少是 70, 80 公分起跳主鏡的世界了, 六重奏集團兩側的翅膀 NGC 6027C 與本尊 "延伸出去" 的那塊 NGC 6027E 也是, 下次上山我再來試試看, 到底有多令人絕望啊?

由於 A、B、C、D、E... 太多說法了, 用 HCG 的編號說不定比較統一, 編號為 HCG 79 的西佛六重奏, 79a 是 6027A; 79b 是 6027 本尊; 79c 是 6027B; 79d 是 6027C; 79e 是 6027D; 而 HCG 並沒有 79f 或 6027E 的編號.


編號編得亂七八糟, 頭昏嗎? 架起自己最大隻的鏡子試試看可以找到幾個囉!


2018年7月6日 星期五

土星衝與朦朧的火星

從左下往右上: 火星, 月亮, 土星, 天蠍座 (頭部比較明顯), 木星, 再早一些還有很亮的金星


最近的天況大概就類似這樣... 午後到入夜滿天雲, 通常要到下半夜才開; 好不容易星星有機會露臉時月亮也長大了... 現在為了身體健康觀星盡量、盡量... 不過午夜, 還好有行星, 不然還真只能賞雲了.



土星衝那天決定出動大 DOB, 並不是想多看見什麼, 有時就要多練習才不會跟器材生疏, 尤其那個到現在還沒完全搞懂其數學計算的 Autocollimator 調光軸法, 仍然需要多練習才能印在腦海變反射動作, 不然每次調還要查一下文件真的很遜. 這次讓主鏡吹足 2 小時的電扇, 細調光軸耐心作了三輪, 作到不管雷射、巴羅雷射、Cheshire、sight tube、Autocollimator... 什麼鬼東西看都是準準準為止, 果然視野中心的星點漂亮得不輸 APO, 每次搞成這樣時就會想... 幹嘛買小小隻又貴得不得了的折射鏡? 反射鏡光軸調夠準的話真是便宜又大碗, 而且超實用.


土星很靠近月亮, 不過 143X 已經能夠輕鬆看到 6 顆衛星, 最暗的一顆 Mimas 還低於 13 等呢:


Saturn  and some main satellites (12.5" Teeter Journey-Air)


大口徑受氣流影響明顯, 有時還很誇張... 畫面最晃時甚至晃到同時可看見兩顆飄動的土星, 這跟小口徑受氣流影響看到的模樣不太一樣. 不過總會等到短暫的氣流平靜片刻, 口徑大解析力自然好, 因此可以看見非常細的卡西尼縫完整的環繞土星環一圈, A、B、C 三環清楚呈現, 較寬的 A、B 兩環甚至可以看見一些細紋; 明亮的赤道區與北赤道帶對比清楚, 暗色的北極區由於 Seeing 限制上不了太高倍所以看不到什麼細節. 這次把 DOB 的平衡彈簧位置調整一下, 雙目視掛兩顆 Docter 12.5mm 目鏡只用到 1.5kg 重錘就能平衡.


至於火星就沒這麼幸運了:






近午夜時 CM 大約 200 ~ 210 度左右, 離 Syrtis Major 大三角轉出來還有一段時間, 正中心處應該是 Mare Cimmeria, 靠 following side 處 Mare Tyrrhenum 正要現身. 兩年前、四年前看火星時這兩塊暗地形非常明顯, Seeing 好時連邊界輪廓都夠清楚, 如今掩沒在滾滾黃塵中, 火星已經大到 21 arcsec 了... 又怎樣? 就像林志玲脫光站面前, 卻連到底是男是女都看不清楚. 沙塵暴掩蓋下, 31 公分主鏡只看到中央一塊微微黑色的地形向兩側延伸, 倒是南北兩端的雲或霧頗為明顯, 尤其北極附近的雲, 記得上次看時還沒那麼多呀? 雲還沿著邊緣一路延伸到 Following Side 掩過 Mare Tyrrhenum.

"Mare Cimmeria" 是古人荷馬說 "遙遠西方的海" (far western sea), 考究一下其地點大約是現在的希臘、土耳其北邊, 保加利亞南邊, 夾在愛琴海跟黑海之間的地方. 另外一個 "Mare Tyrrhenum" 查中文維基百科有翻譯, 叫 "地勒尼安海" , 因為是義大利人取名的, 所以其地點就在義大利半島西邊, 也是地中海一部分的 "地勒尼安海" (Mar Tirreno).




隔了幾天換小隻的出場...





東邊北邊不錯, 就像上面這個角度... 星星一閃一閃亮晶晶; 另一半的西邊與南邊就慘了, 苦苦盯著目鏡看了近一小時抓不到幾分鐘雲縫...






隔了幾天, 時間也早了十幾二十分鐘, CM 在大約 170 度左右的所謂無聊區, 本來這邊南半球比較明顯的暗地形是緯度很低的 Mare Sirenum, 不過目前火星面對我們的中央 "緯度" 還是在南半球大約 -14 度左右, 因此 Mare Sirenum 位置跑很高, 前幾天在正中央的 "遙遠西方海" Mare Cimmerium 才剛要轉出來. 沙塵暴壟罩下同樣只能勉強看見兩團稍稍深色的區域, 倒是籠罩南極區的雲或霧北方邊界處竟橫切一道相當明顯的深色? 對照別人拍的相片, 我猜有可能是南半球逐漸進入夏天, 因此冰雪、或雲、或霧開始消散, 因此露出原本被覆蓋住的地形... 不知道是不是這樣?

北極區附近以及邊緣的雲還是很多很明顯, 其實那天在看的時候連 P side 靠北側也不少雲, 可是當時草圖畫得實在太亂了, 後來修圖時居然忘記畫上去, 我是剛剛翻草稿時才發現到... 真是豬頭. 不過也懶得改了, 反正又不是在做研究, 下次注意點就好.


對了, "Mare Sirenum" 中文維基百科也有翻譯, 叫 "薩瑞南海", 這個字中文有 "拉警報", "警報器" 的意思, 而 "sea of Siren" 的這個 "Siren" 是荷馬史詩奧德賽裏住在西西里海域的 "賽蓮" 女妖, 這些美女頭, 鳥身的女妖用魅惑人心的美聲吸引水手們的注意, 終於被迷惑失神而撞上岩石而死... 查這些鬼怪資料幹嘛? 嗯... 查過地名比較好記憶啊, 然後記得地名的話看火星比較有感覺. :-)